当前分类:诗画人生
怀念我的母亲
更新时间: 2011/4/4   来源:   点击数: 2377

最难忘的病人——我的母亲

从1982年考入河北医学院,直到现在,从医已经将近20年。若问在的医学生涯中,有没有难忘的病人,当然有很多。但最难忘的病人,还是我亲爱的母亲——冯保莲。这不仅是因为母亲生育了我,更多是因为母亲的病,决定了我的职业选择,而且也让我能够更好地理解病人及其子女的感受。赵博士微笑中透露的真诚,决不是装出来给别人看的。

我的大学生活是很单调的。每天6点起床,洗漱后找个角落,练鹤翔庄30-45分钟,之后就是背中医经典,背方药歌诀,7点30-45分吃早饭后,直接到教室上课。中午11点半到12点吃午饭后,再返回教室,学习到1点,返回宿舍,睡30-45分钟,两点钟再返回教室上课。下午6点下课吃晚饭后,直接奔图书馆,阅览图书和专业期刊,或在教室温习功课,一直到晚11点,再找个僻静处,练内养功30分钟,11点30分返回宿舍休息。平均每日学习时间都在15小时左右。所谓“三点一线”就是这种状态。应该说,当时同学们学习都比较用功,但我用功的程度肯定是“全班之最”,所以难免会有人不理解。其实,大家怎么知道,我选择学医的动力,是因为我母亲的病。

大约是在我4岁那年,春季青黄不接之时,粮食快没有了。为了活命,我父亲跑了趟山东,买回一大袋红薯渣,也就是甘薯榨取淀粉的残余物。用这种东西蒸出来的窝头乌光发亮,被我们称为“黑煤窝头”,咬在口中,就像嚼沙,碜牙得很!记得我母亲就是在这年患上了手脚麻木、浮肿病。那时候,乡间缺医少药,只好吃一些中草药对付着。我就是这个时期,开始认识了丹参、毛冬青等中药。父亲搜集了很多民间偏方、验方,我也帮着抄录,如老鹳草泡洗,洋金花泡酒饮,大麻皮缠馒头吃等等。也不知有效没效,总算盼到了1976年10月的一声春雷。一年后,我参加了全肥乡县数理化竞赛,获得第一名,1979年7月,有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上重点高中。几经磨难,1982年8月,我收到了河北医学院中医系的录取通知书。是父亲和哥哥让我报考了这所大学这个专业。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当然就是因为我母亲的病。

1985 年,母亲的手指开始变形,而且指头在逐渐缩短,邯郸市第二医院大夫认为可能是类风湿,主张用激素治疗。当时,距离河北医学院不远的石家庄市第三医院有一位专家,冯金标,应用中西医结合方法治疗类风湿有一套,很难挂号。于是我们就半夜起来,挂了号,而且一早就赶到第三医院,帮着大夫擦桌拖地。所以,冯金标大夫一开诊首先给我母亲看了。他说:“这是典型的系统性硬皮病,与类风湿不是一回事。手指硬皮病是腊肠样改变,类风湿是梭状指”。至此,已经困扰我们全家10余年的病才算确诊。至于其后的治疗,还是艰难得很。期间,邯郸市中医院韩志和大夫曾为她开过补气活血通络的中药100余剂,后又长期应用六味地黄丸、丹参片等,间断服用中药,总算看到了血沉下降,病情渐趋稳定。

1987年我大学毕业分配到邯郸地区医院,其后又结婚生子,并考入天津中医学院攻读硕士学位,继而又考入北京中医药大学博士学位。八年抗战,期间甘苦,真是一言难尽。我的妻子王秀华陪我走过了那段不堪回首的岁月。但能坚持到最后,也与父母、岳父母无言的支持分不开。待到1997年我终于在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筒子楼分到一处36平米住房时,我的母亲已经是年近古稀。这时的她,由于病情已经进入晚期,手指严重变形,手脚几乎20指头都烂了。我竭尽平生所学,积极给予治疗,内服五神汤等,结合中药外治,总算控制了病情。一年以后,母亲的脚趾再次发生溃烂,而且烂至脚背,脚后跟也有一个大洞,夜间疼痛异常,遍请京城名医治疗数月无效。后在张耀圣博士指导下,外用中医外科地龙液,结果竟然当夜痛止,继续服用补阳还五汤、四妙勇安汤等,十个脚趾除一个自我脱落外,全部愈合。至此,我更加坚信祖国医学的神奇!只是中医学充满了未知,许多问题,目前还不能阐明而已。

1999年初春,母亲的病再一次加重,脚趾又一次开始溃烂,而且脚底也烂了。这一次,一烂就是3年。我每日除了服侍母亲吃汤药外,每晚清创换药,可以说想尽了各种办法,查阅了大量文献,也试过许多名医的经验方。期间,应青岛医学会邀请为青岛内分泌年会做过一次学术报告,并为当地领导会了一次诊。仅短短两天,就见母亲的病情又有加重。从那天开始,两年多时间内,我再没有离开过北京一天。坚持每日为母亲换药。直到母亲因合并严重肺部感染去世。

在这里我要说的不是子女应该如何尽孝的问题,我要强调的是我的母亲在她最后的3年里,每天晚上夜深人静之时,都在抱着脚,忍受着剧痛,但她从来都不声张。一方面,可能是怕影响我们休息,另一方面也是怕影响我们的情绪。这种内心的坚强和坚持,绝非我们普通健康人所能理解。即使是在她生命最后的50天里,严重的肺炎已经让她没有办法躺下,而双脚已经烂到了膝下,每日光流出的脓水就有几百毫升的情况下,母亲都没有在我面前表现出任何痛苦。她曾经低声告诉我的大姐:“我这次好不了了,我的神已经走了”!但这时的她,在面对我时依然是表情泰然!只是劝我要注意身体,不要太过操劳!

我的母亲是在我下夜班回家安睡的晚上,坐着去世的。据说,当时我二姐扶着她,大哥在给她喂水!母亲一扭脸就过去了。她的去世,虽然为我们带来了无穷的痛苦,但也结束了她长达30多年的病痛!我的理解是,所有病人都与我亲爱的母亲一样,都对生命和健康充满了渴望,而且对其信任的医者充满了依赖!所以,作为医者,我们应该理解病人这份渴望,尽全力用自己的医疗技术,甚至我们的一句话,一个表情,点燃病人生命之火!以不辜负痛苦中的病人对我们的那份真诚的信任!  

注:清明节就要到了,我们由于各种原因,可能不能到先人坟前祭奠,但我们还是应该抱着一颗感恩的心,焚上一支心香,看那香烟袅袅,带去自己的一片哀思!古人所谓“敬神如神到”!表明的一种态度!但我们或许应该相信,当这支心香燃起的时候,先辈们真的是已经看到了!其实,即使先辈们真的看不到,我们的儿女不是可以看到吗?


 
共有评论 5 条
我能转载吗   郭士煜  2012-3-09  
你好: 赵医生,之前我一直想不明白一位在京城这种大染缸呆久了的名医怎么会没有蛮大的派头,而且给我妈留下了电话当时我就想这电话能打通吗,后来我妈又给你打电话你不仅接了而且又耐心的告诉了我妈,谢谢你。原来你也有一段病人家属的经历有切肤之痛……我想说的是其实每个人都有难处的一段经历甚至那种痛是已经无力言语的了。上到君主下到百姓,其实我想冯奶奶其实应该是幸福的因为她有一个你这样的儿子有一个不嫌弃她,照顾她的家庭,人这辈子缺啥有人追求财富有人追求家庭但女子更多的追求的是家庭……不过我真的佩服你的勇气我如果有你这样的经历是不会说的,也佩服冯奶奶和你们对生命的希望30多年了……我从八岁得肾炎到现在说治好了嘛但体质还是蛮差肾虚蛮厉害的,希望也有失望也有,对于医生,我妈曾经让我读因为这样身体可我没有我选择金融……其实人一辈子只要做好一件事就枉此事能有一件事是别人做不到的更是不枉来世走遭,比如冯奶奶虽然30多年受尽了异于常人的病痛但有一群尽心为她的子女再比如你吧从一个大学生从一个邯郸普通医院到中医博士京城名医也做到了凡人做不到的,你不简单,通过这事我想我们不仅是医患关系也是朋友了,因为我们有点类似价值观那就是上进就是用自己的能力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夜已深晚安赵大夫
高山仰止   山水  2011-7-27  
因为工作关系,与敬爱的赵主任有过两次讲课的因缘。当时只觉得赵主任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听赵主任讲课有如如沐春风,娓娓道来,丝丝入扣,是一种享受。 在这儿,更得知赵主任是一名孝子,身怀感恩心,誓报父母恩,十几年如一日...。在此,无法用语言表达,只能用一句话来表达心里的感动:赵主任真乃当代大儒也! 愧不能投到赵主任门下,跟如此大德多亲近! 祝赵主任一生平安!
我坚信   wsz  2011-5-03  
老人家太伟大了,以这样的方式鞭策你不断的走向成功,是她用痛苦成就了你今天的事业,也是善良和孝心成就了你自己。我相信你一定会实现自己的远大理想,您心中的梦想一定会成真!我坚信。
不舒服   wsz  2011-5-03  
越看越揪心,真不容易!幸亏老人家有这样一个好儿子让他减少了更大的痛苦同时享受了尽可能长的人间的快乐,祝老人家在哪边安好,祝博士幸福!我一直坚信好人一定有好报。
感动   lxiuya  2011-4-10  
在今天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作为人、作为人子都太需要心灵的净化了.拜读您的东西很感动,并为您致力于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播、中医文化的传播感动,结识您是一种幸运.您好人一生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