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解郁热、透达膜原治法治疗乙脑高热一例

  • chaney 

魏××,女,9岁。住河北省肥乡县魏庄村。

初诊:1990年7月28日。

主诉:高热3日不退,体温波动在39.1-40.5°C ,发热24小时就发生神昏惊厥危证。患者神昏不知人,肢体时时抽搐,口噤不开,伴有喘促,躁扰不宁。颅脑CT示:“急性脑萎缩”。西医诊断为“乙型脑炎”。支持治疗配合中药“醒脑静注射液”静点无效。急告病危,并急请中医会诊。

诊查:口唇紫暗,开其口,见舌红而苔白厚如积粉,脉数而有弦紧之象。

辨证:此属暑温挟湿,邪伏膜原,湿蒙清窍,热极动风。

治法:透达膜原,清热散邪,祛湿化浊处方:北柴胡12克  银柴胡12克  黄芩9克  知母12克  白芍12克  草果9克  厚朴9克  槟榔9克  青蒿9克  生石膏25克  银花藤各15克  丝瓜络12克  甘草6克    三剂

二诊:1990年8月1日。服药一剂,体温降至38°C以下,三剂药尽,体温降至正常,神志清而惊厥止。继投以清养之剂。并配合西药“脑活素”静点。调治月余,渐趋康复。无论智力、视力、听力,还是肢体运动,均未留下任何后遗症。

[按语]现代医学的乙型脑炎概相当于中医的“暑温”。常表现为高热、烦渴、头痛如劈阳明气分实热证,甚至可表现为神昏、惊厥、发斑等气营两燔、气血两燔、热盛风动危重证候。白虎汤证、清瘟败毒阴证最为多见。清热治法最为常用。或重点清气分之热,或气营两清、气血两清,有时还要配合醒神开窍、熄风镇惊的安宫牛黄丸、滋雪散、至宝丹等。本例患者高热3日不退,体温波动在39.1-40.5°C ,发热24小时,病情进展就出现了神昏惊厥危证,实属险症、急症。因中医会诊之时,患者神昏,问诊难以实施,见舌红而苔白厚如积粉,是吴又可《温疫论》感受疫疠之气、邪伏膜原达原饮证的典型舌象,病邪性质为暑温挟湿,脉数而弦紧之象,是热极动风之候。故而据此选用达原饮加味,清解湿热疫毒、透达膜原之邪。张仲景所谓“但见一证便是,不必悉具”是也。处方借鉴了《通俗伤寒论》柴胡达原饮之方义,北柴胡、银柴胡合用,独取其透邪退热之功,与黄芩相合,成8:3之比例,有小柴胡汤之意趣;更有黄芩配青蒿,为蒿芩清胆汤之驾构;知母合生石膏,为白虎汤之主旨。至于银花气味辛凉,为清热解毒之要药,而银藤、丝瓜络,有学者指出对外感热病久热不退者效佳,故随方加入。全方在辨方证的基础上,融古今医家效药于一炉,切中病机,故应手取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