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待中医药膳,辨证用膳是关键

  • chaney 

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内分泌科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100700)   赵进喜

北京中医药大学第一临床医学院内分泌学科博士后(100700)张丽芬

糖尿病古称“消渴病”,中医自古就非常重视饮食治疗。早在唐代药王孙思邈《千金方》就提出“消渴病”治疗,必须“节食”,其后列代医家更积累了大量治疗糖尿病及其多种并发症的中医食疗和药膳处方。有许多处方在今天看来,仍很实用。但中医药膳究竟有多大疗效?对于一些传统的药膳处方,是不是所有的糖尿病患者都适用呢?药膳用之不当会不会带来副作用?在此,我们谨针对以上问题,为广大糖尿病病友谈一谈中医食疗和辨证用膳的一些相关原则。

1、中医药膳用之得宜,确有疗效

中医药能生生不息数千年,至今还能够存在并不断发展,其最重要的原因是临床有效。中医药膳处方能在民间广为流传,当然也是因为临床有效。首先,应用中医药膳治疗,可以改善糖尿病及其并发症的一些临床症状。包括主观症状,客观症状,包括糖尿病特有的症状,也有许多疾病共有的症状,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如针对糖尿病口渴多饮症状,民间有乌梅饮,用乌梅、番石榴扎汁或煮水饮用,李时珍《本草纲目》有蚕丝饮,是用蚕丝、蚕茧之类煮水频饮,皆有效用。如针对多食症状,选用苦瓜炒肉丝,或用南瓜粥、莜麦面条,足以充饥。如针对糖尿病多尿或腹泻症状,可用枸杞子、菟丝子、玄参、云苓、山药,《局方》古称“玄莵丸”,或用山药、莲子熬粥食用。糖尿病视网膜病变视物模糊症状,可用决明子、桑叶熬水当茶饮。糖尿病肾病大量尿蛋白、低蛋白血症、大量水肿症状,可用《千金方》鲤鱼汤等。古方鲤鱼汤、鲫鱼汤、墨鱼汤等,多取鲤鱼和橘皮、生姜、冬瓜、紫苏叶、椒目等清炖或清蒸。可补充优质蛋白,有一定的利水消肿的作用。糖尿病并发阳痿症状,可用三鞭煲汤,或用炸蚕蛹、仙灵脾清酒、人参枸杞子饮等,有时也可取得一定的疗效。

其次,中医药膳治疗糖尿病也有整体调节、多靶点作用的取效特点。长期坚持中医药饮食治疗,也可以象服用中药一样,通过整体调节,通过综合作用而取得较持久的疗效。对于一张中药药膳处方甚至一味中药(实际往往同时又是食物)来说,往往既有减低胰岛素抵抗作用,又有保护胰岛B细胞功能的作用,更有一定的促胰岛素分泌作用和类葡萄糖苷酶抑制剂作用,有的还常常兼有调节血脂、抗凝、改善微循环、保护肝肾功能的作用。比如我们在《糖尿病防治与自我调养》一书中曾介绍过的苦丁茶饮,有老干部长期坚持应用,并配合合理运动、心理调理,结果血糖、血压长期稳定。这位老干部曾在报章杂志介绍其自我调治糖尿病的经验,自我感觉十分满意。我们基于古代文献,结合临床实际,创立的甘露饮(枸杞子、山楂等)、神仙粥(枸杞子、山药等)、延年粥(枸杞子、莲子等)保健食疗处方,治疗糖尿病及其并发症,临床上也取得了较好疗效。

另外,有一些中医药膳处方还有有效防治并发症的作用。糖尿病心、脑、肾并发症和糖尿病视网膜病变、糖尿病足等,已成为糖尿病患者致死、致盲和致残的主要原因。而这些并发症目前尚缺少有效防治措施。而某些药膳处方合理应用就可以预防甚至治疗多种并发症。如糖尿病合并高血压,用二子饮(决明子、炒莱菔子等)有效。糖尿病肾病水肿,用黄芪炖老鸭、黄芪虫草炖鲫鱼等,有时也有佳效。糖尿病视网膜病变,可用桑叶、菊花、决明子泡水当茶饮用。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可经常食用炸全蝎、乌蛇汤等,中医认为虫类药物,有搜风通络的作用,最擅于活血化瘀。合并疮疡者,还可食用蒲公英、金银花、败酱草等,或凉拌,或清炒,有清热解毒之效。

但应该指出的是,与中医中药的作用特点相同,在降糖力度和速度等方面确实并不能尽如人意。尤其不可能吃一次或几次药膳,就把血糖降下来,甚至使糖尿病得以根治。所以,在应用中医食疗和药膳处方的时候,千万不可贸然停用口服降糖药物和胰岛素等。想通过药膳根治糖尿病的想法,往往是不现实的。但临床上也确实常有原西药治疗方案不变,配合中医食疗或药膳治疗而使血糖得到良好控制者。对于一些糖尿病并发症患者,一方面应用西药口服降糖药和胰岛素控制血糖,一方面应用中医药膳进行综合调理,临床上常可取得意想不到的疗效。

2、选用药膳处方,辨证是关键

糖尿病的病因复杂,中医学认为与体质因素、饮食失节、情志失调、劳倦过度、外感邪毒、药石所伤等有关。体质因素是发病的内因,饮食失节等是发病的外因,是条件。外因作用于内因而引起发病。由于个人的体质不同,具体环境不同,病因不同,导致了同样的糖尿病患者,具体情况却完全不一样,千差万别。治法和选方用药当然也应有所区别。中医称之为“辨证论治”,体现了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的个体化治疗思想。

基于这种个体化治疗的精神,糖尿病患者选用中医食疗和药膳处方,也应该在根据患者的具体病情,辨证用膳。具体辨证方法,根据糖尿病及其并发症本虚标实的特点,本虚证包括阴虚、气阴两虚、阴阳俱虚,标实证包括气滞证、血瘀证、痰湿证、内热证、湿热证等。阴虚证表现为口渴烦热、便干尿黄、腰膝酸软、舌红、少苔、脉细,治当养阴,用生地、百合、知母、玉竹、黄精、山药、葛根、枸杞子、马蹄、莲藕、桑椹、黑芝麻等,药膳处方如西芹百合、百合山药粥、枸杞子海米冬瓜、苦瓜炒肉等;气阴两虚证在表现为阴虚的同时,又见疲乏倦怠、腹满、气短、脉弱,治当益气养阴,养阴药可加用人参、西洋参、沙参、黄芪、白术、莲子等,药膳处方如参杞饮、西洋参炖老鸭、黄芪山药莲子粥、人参炖猪胰子等;阴阳俱虚证表现为神疲乏力、咽干头晕、腰膝酸冷、性欲减退、大便不调、舌淡、脉象沉细,治当滋阴壮阳,用熟地、山茱萸、黄芪、人参、肉桂、小茴香、鹿角片、仙灵脾等,药膳处方如鹿头汤、人参杞果虫草鸭等。气滞证表现为胸闷、长出气、打嗝、胸胁胀痛、情志抑郁,治当理气,用陈皮、荔枝核、香橼、佛手、紫苏、月季花、绿梅花等,药膳处方如五花茶、九制陈皮等;血瘀证表现为手足疼痛麻木、胸痛、月经有血块、颜面瘀斑、肌肤甲错、唇舌紫暗,治当活血,用山楂、当归、桃仁、全蝎、乌梢蛇、白花蛇、穿山甲等,药膳处方如山楂膏、桃仁饼、当归炖羊肉、山楂果茶、炸全蝎等;痰湿证表现为肥胖、肢体沉重、多痰、舌苔腻等,治当化痰,用陈皮、半夏、茯苓、海带、荷叶、竹沥水等,药膳处方如二陈汤、茯苓饼、凉拌海带丝、姜汁竹沥汁等;内热证表现为多食烦渴、畏热喜凉、便干尿黄、舌红苔黄,治当清热,用生地、苦瓜、槐米、萝卜、绿豆等,药膳处方如三豆饮、苦瓜炒蜗牛、萝卜冬瓜八仙汤。用药得宜,可取佳效。

反之,如果不进行辨证,不虚而用有补益作用的药膳,则可能壅滞气机,导致厌食、腹满、便溏等,或可助火为病,导致口舌生疮、牙痛、鼻出血等。无实而泄,反可伤人正气,导致患者抵抗力降低,体质状况变坏。古人云:“勿实实。勿虚虚,损不足而益有余”,就是在强调明辨虚实的重要。因此说,中医药膳虽好,并不是随便就可以享用的,糖尿病病友最好在医师或营养师的指导下合理选用。也可结合现代营养学知识,适当调整古代的食疗和药膳处方,以取得更好的临床效果,兴利除弊。总之,仅凭一张药膳处方,不可能完全解决糖尿病不同患者和糖尿病不同阶段异常复杂的病情变化。

作者简介: 赵进喜博士,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内分泌科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内科内分泌重点学科学科带头人。兼任中华中医药学会糖尿病分会副主任委员,北京中医药学会糖尿病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北京医学会糖尿病专业委员会委员,。长期从事糖尿病及其并发症临床和科研,尤其致力于糖尿病肾病研究。曾参与或主持国家“九五”攻关课题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课题等项目的研究工作,成果获天津市科技进步三等奖1项,获北京市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三等奖1项,中国高校科学技术二等奖1项。现主持国家“十五”攻关重大疾病课题“糖尿病肾病肾功能不全防治优化方案研究”项目已近结题,正免费为最后一批患者提供中药糖肾系列颗粒剂。为霍英东教育基金会高校青年教师奖获得者。著有《糖尿病防治与调养》、《中医药诊治糖尿病及其并发症经验、方案与研究》等书。联系电话:010-84013122,3290。张丽芬博士为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内分泌科博士后工作站博士后研究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