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性呕吐病案

  • chaney 

陈××,女,16岁,住浙江省三门中学。

初诊:1996年3月18日。主诉:进食即吐近1年。

病史:患者无明显诱因出现恶心,不能进食,进食即吐,每因情绪波动诱发病情加重。体重明显减轻。口服西药止吐药无效,求为诊治。刻下:头晕乏力,恶心欲呕,进食即吐,胃脘不舒,伴有咽干,心烦,月经不调,小便黄,大便干。查体:舌质红,苔薄黄,脉细。

实验室检查:上消化道造影检查无异常。

中医诊断:呕吐(阴虚胃热,阳明通降不行)。

西医诊断:神经性呕吐。治法:育阴和胃,清热通腑。处方:橘皮竹茹汤合消食散(冲服)。  三十剂。水煎服。医嘱:调情志,鼓励进食。

二诊:1996年4月18日。服药一周,大便通畅,恶心症减,呕吐次数减少,服药月余,能进米粥,原方继用。三十剂。

三诊:1996年5月18日。恶心呕吐基本消失,能进普通饭食。改汤为散,守方再服一月,病归痊愈。后三年后来信,称师专毕业,已参加工作。

[按语]神经性呕吐,近年来随着减肥瘦身成为时尚,发病率不断提高。虽说没有什么器质性病变,但由于本病与社会和家庭环境、个性特点、情绪波动密切相关,治疗并非易事。本例患者是高三学生,功课紧张,或有其他精神因素,导致呕吐发生。临床表现为头晕乏力,恶心欲呕,进食即吐,胃脘不舒,伴有咽干,心烦,月经不调,小便黄,大便干,舌质红,苔薄黄,脉细。是呕吐日久,伤及气阴。阴虚“无水舟停”,可致便干;便干腑气不畅,胃肠通降不行,进一步又可加重呕吐。《金匮要略》云:“食已即吐者,大黄甘草汤主之”,提出了通腑泄热治疗呕吐的思路,可为圭臬。所以,本例师其意选用了大黄甘草汤和橘皮竹茹汤,加用麦冬、芦根、枳壳等,也育阴清热、调中和胃之意。药虽平和,取效不爽。